吃鸟儿的虫子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我什么都没忘,只是有些事适合收藏。”
《我与地坛》

论喜欢的人是舍友的方便性02.

02.我的舍友总是不穿衣服

 *这是一篇快乐沙雕连续剧

*不知何时完结,每天甜甜甜

*半现实向,部分时间、情节请勿当真

*文明评论,和谐交流

01.

李向哲依旧每天坚持不懈的想要用肉体诱惑舍友。

“哲哥,你还是在浴室穿好衣服再出来吧,屋里开着空调。”

“…………嗯。”

我喜欢的人关心我,可是为什么我高兴不起来?

李总今天晚上洗澡的时间比以往都要久,久到内急的小贾同志都去拍了拍门。

“哲哥你没事吧?”

李向哲死死盯着镜子中自己的果体,是肌肉线条不好,还是贾凡不喜欢这种,喜欢再夸张一点的?

李向哲没有回应,而是直接穿着条四角裤就出来了。浴室里的热气扑面而来,带着男士沐浴露的清爽。

突然间的面对面让贾凡有些手足无措。

怎么一声不吭的就开门呢。

李向哲刚刚套上睡裤,就传来敲门声。

“哲哥?”

门外是龚子棋、蔡程昱和方书剑。李向哲侧了身让三人进来,张口叫了叫在厕所里面的贾凡。

“哇,你们这还是那么香。”方书剑一进来就叨叨叨的开始说。

“啧啧啧,贾凡福气真好,有这么个舍友,天天都有美好的肉体看。”蔡程昱这话一出,李向哲差点没绷住。

好什么,人家压根没感觉这美好的肉体是给他露的。

“方书剑?”贾凡从厕所里出来,看见他都小男孩坐在李向哲床上,龚子棋和蔡程昱坐在他的床沿边,长腿委屈的蜷着。

李向哲作为屋子的一位主人,赤裸着膀子坐在他们晚上吃夜宵的小桌子旁。

“哲哥你快点穿上衣服。”贾凡心想,不管夏天冬天不穿衣服都容易着凉啊,这人平时那么养生怎么现在洗完澡都不兴穿衣服了呢?

小男孩一见傻愣愣的大男孩和嘴角抑制不住抽搐的哲哥顿时乐翻了。蔡程昱和也算是明白了,只不过没像方书剑那样前仰后翻的,龚子棋笑的程度也不亚于方书剑。

贾凡左看看右看看,纳闷问:“笑什么?”

话一出,他们更是肆意大笑。

李向哲把他拉过来让他在小椅子坐着,自己起身说:“不用理他们。他们发神经。”

龚子棋好不容易回缓了一点,朝贾凡靠近,故作低声实际大家都听得到的问:“贾凡,李向哲是不是每天晚上都这样?”

李向哲套衣服都动作停顿了一下,贾凡不明的撇了一眼他,正好看见了完美的倒三角。

“……是吧,我没怎么注意。”龚子棋问起来贾凡这才注意到以前总是穿戴整齐的李向哲最近每天晚上都是光着膀子甚至只穿条内裤就出来。

龚子棋乐的不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向哲你说你惨不惨!哈哈哈哈哈!”李向哲跟发情的狮子一样展示自己最雄武的一面,可人家压根没那意思。竹篮打水一场空。

李向哲转身一个枕头就糊到了他的脸上。

小男孩看着哥哥发红的耳朵,暧昧的问:“你不觉得哲哥这样的身材还挺诱人?”他顿了顿,继续调侃:“会不会是哲哥故意的?”

贾凡回想了一下这个肩宽优秀,倒三角完美,流畅且不夸张的肌肉线条,充满力量的手臂,精窄的腰的舍友。

可身材诱人这一点……

还没等贾凡作答,李向哲就自然的从后面搂着贾凡,贾凡甚至能感受得到他的胸腔在振动。

“我就是故意的。”

待续……

1.李大哲:贾凡什么时候能康康我!康康我这精壮的肉体!这精壮的身体可以酱酱酿酿…

2.不知道超链接能不能打开,不行和我说我再改。

摘纪录:

有时候,人的思想其实是不自由的,因为外物无时无刻不再试图塑造你,他们逼迫你接受主流的审美、接受声音最大的人的看法——即使那不合逻辑、不符合人性、完全违背你的利益。
但是真正的你只要还有一息尚存,总会试着发出微弱的声音。
——priest《默读》

“你笑时,雷声温柔,暴雨无声。”

论喜欢的人是舍友的方便性01.

1.我的舍友是个爱吃甜食的192小可爱


 *这是一篇快乐沙雕连续剧


*不知何时完结,每天甜甜甜


*半现实向,部分时间、情节请勿当真


*文明评论,和谐交流


“哲哥!李向哲!我带了甜品你吃不吃?”贾凡大包小包的从外头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再晚一些甜品里的冰就该化了。


浴室哗啦的水声顿时停了下来,从里面传来男低音:“我一会吃。”


这回答出乎贾凡的意料。头一天住的晚上贾凡想要和舍友分享自己发现的长沙美(甜)食好熟络熟络感情,哪知人家正健身,不吃齁甜都玩意儿。


贾凡怕李向哲没听见,特意抬高了声音说:“那我给你等你出来!一起!”


李向哲在浴室里笑了笑。


贾凡真是个吸引力很强的人。明明样貌不算十分突出,出众的就是那高学历和身高了。


半个月前,李向哲是这么想的。


半个月后,李向哲认为自己之前真是看走了眼。


贾凡吸引人的是如春风般温柔的笑,每次总会挂着笑容看着人,真正笑开了露出洁白的牙齿更是具有感染力。贾凡身上带有一种气质,让人十分舒服,李向哲和他在一起很愉快,整个人仿佛是醇厚香甜的奶油,成为他这段时间的生活调味剂。


打开了包装,小贾同学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的甜食。坐了不知几分钟,不耐的抬头看了看浴室。


李向哲平时不是洗的挺快的吗?今天是乌龟上身?


正在心里吐槽着,浴室门就开了。李向哲脖子上挂着条毛巾,赤裸着上半身。过来挖了勺甜品,“你先吃,我找件衣服。”


贾凡听到舍友这样说自己也不客气了,拿起勺子头也不抬的吃。


李向哲把半湿半干的毛巾放到一边,背对着贾凡穿着衣服,他看着床头柜的镜子。


这人专心致志都吃着甜食,别说看他穿衣服了,连瞟一眼都不愿意。亏得他还天天露着自己的肉体。


跟毛头小子似的。


心中的不满在坐下来看到小贾心满意足的表情时都烟消云散了。


没关系,一天看不见,那他就露两天。


是的,李向哲对贾凡有意思。


这一顿夜宵没有人说话,一个头也不抬,一个没低过头。


“哲哥我睡觉了。”贾凡心满意足的说着就关掉了他那边的小灯。


李向哲收了手机,侧了头盯着他,觉着今天晚上聊天的时间太少了,想开口说什么。


“明天早上一起去吃早餐?”


没有人回答,静悄悄地房间,他赤脚走了过去,平缓的呼吸在告诉他贾凡已经睡着了。


他提了口气,最后又无奈的笑了。


来日方长,总有抓住你的那一天。


待续……


1.是什么体我也不知道,总之沙雕和甜甜甜。


2.期间会有其他cp,也会有h。


3.梅溪湖没一个聪明的√


陈博豪(๑•̀ㅂ•́)و✧第一次看见照片就觉得特别……怎么形容,港风??有以前TVB的感觉。
哎呀,真好看ヘ(_ _ヘ)梅溪湖盛产帅哥(废话)

“我在自己周围筑起高墙,没有哪个人能够入内,也尽量不放自己出去。” ​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苍白无力的长评

昨天晚上,我可爱的札君同志 @札君先生(看看德云客栈吧) 换了置顶,这算是我头一回见她在那么多人面前说这些话。


那你都那么感动了,我的长评要有吧?


那必须的。


既然是献给札君的长评,那剩下的文字就以我的角度围绕她展开。


初知,在盛夏。那时候的我同样在贴吧当一名写手,而她也是。最后我进了墨殇,那个地方,有着我太多的感情、太多的经历,包括札君的离开。第一次小窗,这人儿态度真公事公办的,可是我喜欢。我不希望我的同伴在写作上嘻嘻哈哈的,尽管感受到些些紧张、压力,可不能否认,那时候札君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从墨殇开始,好巧不巧两人几乎都有着同一个圈子,关系就此一直维持着,一直往深处发展,超越了简单的“同事”关系。


那时候,你还没用这个名儿。


谈谈札君对于写作这件事情。


通透。


千言万语堵在心口,两个字似乎不够,可他们又包含了所有。


对于你的通透,可能是好坏掺半。看明白了现实,也接受了。


但我认为是好的一面较多。


札君这几年进步很大,想要的文风逐步建立,作为朋友,替她开心。有种“我家崽子终于光芒四射的出现,终于让大家看到她的好”的感觉。


光从不吝啬锋芒。


生活上,我希望你无风无浪。


生活很苦,活着不易。


当我得知你确诊的消息时,无助、无奈。我体会到了你之前的感觉,真糟糕。


可你比我坚强的多。我也很庆幸,你还能在创作,你还在维持你的生活,可能是因为我们两个情况不一样吧,在我看来,这坚强的程度不亚于一株已经枯黄落叶的植物又悄悄的在人们不知道的时候抽了芽。


身心疲惫,淡然面对。


人生如戏,十之八九不如意。其实很多时候,不是你我无所谓,而是没得选,只能接受,看似主动,实则被动。


感觉好矫情,在打同情牌哈哈哈哈。


种种原因,我没办法在这儿把很多话都说明白,所以文章笼笼统统的,不清不楚的。


祝你早日康复,愿你好好活着。


看到这儿的朋友,祝你在深夜能够酣然入睡。


大哲你会看老福特的,那请问李总你能不能康康我!👍这个男人,让我这个那么多年的妈妈粉到了他这秒变女友粉,天天骚天天🐔。
让我用一句话形容一下lxz:“穿着衣服,对脸骚,不穿衣服,直接腿软。(我不是我没有什么虎狼之词)”👍